收藏本页 | B2B |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
99

雅途印刷

纸品印刷 名片|宣传单|画册|杂志|产品手册|海报|折页|说明书|...

网站公告
雅途印刷电话:0755-29084899,业务QQ:2833243221雅途印刷是一家专业生产制作名片,宣传单,画册,杂志,产品手册,海报,折页,说明书,复写联单票据,信纸信封,邀请函,贺卡,手提袋,广告纸杯,PVC会员卡,不干胶标签,深圳宝安西乡坪州广告印刷专业生产厂家,为你提供全面的LED灯具相关价格,型号,图片,参数信息!
新闻中心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刘育邦
  • 电话:075529084899
  • 手机:13632861520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123历史图库2020图库
高宝军【朝花夕拾】月光下的老坟台
发布时间:2022-03-2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我抬眼望去,老坟台已被如水的月光铺满。我用鼻子闻了闻,这月光和儿时的味道不一样,多了一丝淡淡的苦,少了一缕隐隐的甜,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咸辣涩酸。闻着它,我由不得清冷,由不得孤寂,由不得眼眶子充满泪水。

  老坟台已经看不到一座坟,但我知道这里曾经有一片古坟。听爷爷说,那些古坟是清朝同治年间留下来的。爷爷听谁说的,我没有问爷爷。

  平那些古坟的时候,我还是一个没上学的孩子,成天待在家里玩。我亲眼看到生产队长姬大带着几十个社员,把一道台坟头一座座铲平,把白花花的人骨头一架子车一架子车倒在坑渠,然后用黄土把这些白骨掩埋。从此,这个老坟台就变成了一块平整的台地,一茬一茬种植着高粱。

  台地坐落在我们家的沟对面,仰头举目就能看得到。多少个黄昏和夜晚,我一看到老坟台一台地高粱,就似乎看到那些被深埋地下的白骨一个个活了起来。它们从黄土中探出脑袋,头上长出了辫子,身上穿上了长袍,齐刷刷地站成一排,似乎在议论,似乎在诉说,似乎在等待。每到这一时候,我不由得迅速把目光从这个叫老坟台的高粱地移开。

  站在老宅院硷畔外的老槐树下,我又一次凝目聚神把老坟台张望。不见了一大片古坟的老坟台,不见了满地高粱的老坟台,显得孤独而荒凉。刺灌在月光下瑟瑟发抖,枯草在寒风中沙沙作响,肃杀的景色让人无缘无故地陌生,不明不白地恐惧。一股冷风从我的衣角下掠过,一股干燥夹着腐烂的呛人味钻入我的鼻翼,我“噗嗤”打了一个喷嚏,感觉头脑稍微有了一点清醒。

  乳白色的村道上,狗剩提一把拦羊铲走了过来。像是对我说,又像是自说自话。他说:“张瞎子殁了。”“七拐子殁了。”“住在河对面的六老汉殁了,是酒喝多了跌进洋芋窖冻死的。”

  我又没问狗剩,谁要他告诉我这些呢?狗剩走过去了又突然回过头,大声地给我补充:“杨四婆姨也殁了。几个儿子都进了城,顾不上养活老人,八十多岁的人了,还要自己做饭。前一些日子,老婆子腰突然疼得下不了炕,给住在城

  里的儿女捎了几次话,可谁也没有回来。老婆子实在难受得不行,就爬到门前的那棵老榆树下吊死了。”

  顺着他的手势,我看到了这棵我儿时经常乘凉玩耍的老榆树。树已经老得不行了。树干上的皮掉了几块,主干上还腐烂出几个黑洞,红褐色的污水正顺着树干往下流。一枝伸得很长的树杈上,喜鹊在上面垒出一个三四层高的窝,像要把树枝压折似的,更衬托出榆树的老。

  树下面的土台子上,坐落着几间比老榆树更老的石板房。房子比以前低矮了很多,墙面上裂开了几道口子,房顶上少了几块石板,房檐上的椽头也朽了,屋顶的斜面陷下去一个窝,看起来随时都有垮塌的危险,但它们依然挺立着没有垮塌,看得我不由感动。

  村子出奇地静,听不到一丁点响动。山梁上轮廓分明,山坡上纹理逼真,山水冲出的崖壁形如斧斫刀劈,一截一截地降阶而下,一直延伸到沟底。穿村而过的小溪,在月光下泛着碎银,像一块随风飘浮的绸缎一样跳动,把整个村子都带动着微微地摇晃。

  对面的草地上,一只狗追着一只野兔奔跑。只看到跑的动作,听不到跑的声音。一株沙蓬随风而起,黑影在草丛间“忽”地一晃,把正在奔跑的狗和野兔都吓了一跳。野兔愣了一下,一纵身跳上地畔,似乎消失在一抹黑影之中。狗四处寻找了半天,然后蹲在路上把目光投向一轮明镜似的月亮,思考着这鬼东西怎一下子就跑到了天上。

  深蓝色的苍穹上,拥挤着一天的星星。我在闪烁的群星中寻找儿时熟悉的那几颗,发现这时候它们也看到了我。因为我发现它们的眼睛在忽闪,它们的身子在移动,它们像是有好多话要对我诉说。一颗我儿时叫它长尾巴的星星一激动,打一个趔趄,摇晃了两下身体,一个跟头跌进了背洼的黑刺林中。一颗站在它身边的小红果子星一受惊,也跌进了村边的小溪中,小溪立刻发出一连串叮叮咚咚的声音。

  大树崾岘的山嘴上,一只鸱怪子鸟有一声没一声地鸣叫着,凄厉的叫声听得我浑身发冷。一股冰凉的风从我的头顶掠过,硷畔上的槐树发出轻微的响动,越发使村庄显得清冷而孤寂。这时候再看老坟台,似乎没有了荒草,也不见了高粱,一地台留长辫子的清朝人又排成了长队。

  一只野猫从我的脚下“出溜”窜出,看到我之后吓得“吱哇”叫了一声,一头冲向坡底的树林。我一个失惊惊醒,才发现自己又一次重复在老家的梦中。

  【作者简介】高宝军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理事,西藏自治区作家协会副主席。著有小说,散文、诗歌、考证、研究等作品多部。作品多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经济日报》《人民文学》《文艺报》《读者》《十月》《中国作家》等多家报刊,著有《乡村漫步》《大美陕北》《四季陕北》《野村梦语》《藏西笔记》《半亩闲田》《吴起古城塞堡初考》《环境规制与资源型产业业发展研究》等,获第四届、第五届“冰心散文奖”等多项。

  顾问:(以姓氏笔画为序) 马俊惠 马强 王汉喜 李汉荣 李青石 李虎山 沙建国 姚骏骊 梁中效 黄建中 庞 桥 芦雅萍

  编委:伍宏贤 罗枫 张胜利 杨西藏 马艳 孙芬玲 屈树东 孙斌 毛鹏举 王会林 苏值 李艳 杨杨